逐臭之夫 {米茸米}上

《呂氏春秋·遇合》有那么一句:“人有大臭者,其亲戚兄弟妻妾知识,无能与居者,自苦而居海上。海上有人说其臭者,昼夜随之而弗能去。

咳咳,不对不对,我这不是文言文!而是同人文!因为茸米而点进来的不要走~只是讲故婆我想伪文青一下嘛XP
好,话归正传,我们还是来说故事吧。

话说在中国南方有一个热情国,顾名思义就是很热情的国家,(好废话( ̄∇ ̄))人民都十分友善,人与人之间非常亲密,然而有一个人是所有居民都避而远之的。那就是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米斯达。
这个人相貌堂堂,小麦色的脸上挂着两道粗眉,一双桐桐有神的黑眸子。身材健实,结实的胸膛,曲幼有序的纤腰,高翘的臀部,远观无疑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但当你一走进他的身边,只要你不是走马看花中的姑娘,你一定会逃之夭夭。毕竟他那一身「男子气概」如果你不是没有嗅觉,你必定会被气概雄伟地淹死的。呜呼~

而我们的故事都要从米斯达和他父亲的谈话说起。话说米斯达的父亲是一位风流倜傥的汉子,生平泡过的姑娘加上儿子的双手也数不完。
这一天,父亲,荷爾荷斯又在向儿子吹自己的威水史,他说:不是自己啰嗦米4,可米4也满十八还没有一个女盆友。他老爸当年,啊,不,是现在也在全世界有好多马子。
听到父亲这样说的米斯达只是鄙视地看了荷爾一眼。收到米斯达眼神的荷爾只是补了一句,他知道
米4怪责自己没有亲自养大米4反而经常去泡妞。不过他要米4想想,自己是个情场浪子,因此米4身上的「男人味」,自己也不知道是哪一个女生加上自己异变出来的。自己也无能为力。
听到荷爾提到自己「男人味」的米斯达,眉头一皱,反了一张桌子,转身离开了。
心情极为不爽的米斯达决定去找老友们谈谈天。于是他径直向吉爾迦的院子进发。
一推开基爾迦的门,就听得见两把熟悉的声音。
只见纳兰迦哭丧着脸向福葛诉说自己已经17还是没有女盆友的伤心事。听见他们在谈的话题就是让自己痛苦的事,米斯达走上去,拍了拍纳兰迦,表示同情。收到安慰的纳兰迦却趴在桌子放声大哭,一边喊,他才不需要米4的安慰!

话说这廂的哭声传出了院子,把刚好经过的三人组的注意力吸引了。
布差拉提走进了纳兰迦的家,后面跟着的是两面高冷的特里休和阿帕基。
一面友善的布差拉提看着一面痛苦放声大哭的纳兰迦,旁边一面仇恨的福葛和一面痛苦的米斯达。瞬间懵了。
布差拉提身后的特里休扫视了一眼便跟布差拉提说,不用管这群傻逼。
不过我们的布差拉提还是很温柔地坐了下来问,发生什么事了。
纳兰迦抬头看到布差拉提,马上扑上布差拉提,在这一刻我们可以先无视三张如恶鬼般恶恨的脸。
话说回来,纳兰迦向布差拉提说了自己没有女盆友的事,布差拉提笑了笑说他来帮小飞机找找。纳兰迦尤悉重負般安心地咧嘴笑,再往布差拉提怀里钻。听到布差拉提有女盆友介绍的米斯达避过身边已升级为死神的三张脸,也靠向布差拉提叫布姐介绍一下一下。
布差拉提推开了米斯达,尴尬地答应了。米斯达见布差拉提推开自己,以为布差拉提只是在敷衍。于是米斯达气愤地问,布姐是不是不帮自己。
而布差拉提只是腼腆地应了句不是,当然米斯达不放弃地追问那为什么布姐要推开自己呢。
正当布差拉提在犹豫如何回答时,阿帕基开口了,他说那是因为米4有体臭。
没错,阿帕基就是这么直接说出来了。
米斯达听到后,当然就是极为愤怒地架起要干架嘛的姿势。受到挑衅的阿帕基也举起双拳,做出应战的架势。
一旁的特里休冷眼这两个干架的小屁孩,补了一刀,要不然米4去问问别人的意见,看看是不是只有阿帕基认为米4臭。
一触即发的战争被特里休的这句话冷淡下来,米斯达一面好啊我就不信别人也这样想的脸转过头看向纳兰迦。
炽热的视线对上纳兰迦,纳兰迦像只小动物一样再用求助的眼神環掃四方。SOS的信息发放不足一秒,福葛已经把纳兰迦拉到身后,淡然地开口,对,阿帕基他们说的没错。
纳兰迦拉着福葛也插多了一刀,嗯福葛说的没错,你就是有体臭。
米斯达按耐着打人的冲动,悲哀地向最后的希望布差拉提投向目光,希望布差拉提给出不同的意见。
但布差拉提只是仅仅点了点头。
米斯达最后的希望也崩溃了。
米斯达感觉这是比4第二样让自己惧怕的事。
不过,咋们的米斯达还是天性乐观,米斯达摇了摇头,轻声地问了句,有办法消臭吗。
奇异的空气在房间弥漫。
夹带着狐狸味道的空气,最后被特里休的一句话打破,没有办法的,米4死心吧。辣妹劝你米4还是搬去海边住,不要传染她,不要臭着她。

四分钟后,米斯达哭丧着脸奔出了基爾迦院子。

-TBC-
失踪人口回归。。。XD
还在肝的一片文。。。米茸米真心好物啊!求同好ToT
这期迷上了很多其他东西,(三国,诚神,TGG)但我还是不会放弃米茸的!
照样占tag( ̄∇ ̄)
这次尝试了新写法。很乱对吧。。。sor
因为想试试不用对话像是讲故事的方法写出来。

热度 8
时间 2017.07.16
评论
热度(8)